比特大陆-比特币价格行情交易交流平台!

BTC怎么样扩容?了解BTC链下扩容技术进展与资金投入近况

更新时间:2021-07-09 16:39点击:

把 LN 当工具用的一些金融途径

尽管这是 LN 生态系统中相对新颖的一个方向,但非常可能在不远的以后,它将成为一个主要趋势。这个方向的目的,是借助 LN 的各个特征,如全球覆盖、即时结算和低廉成本等,瞄准加密范围以外的用户。换句话说,这个方向的企业,总是把 LN 当作一个在后端运行的支付途径,用户不需要知道他们是在用 比特币 还是 LN。大家可以将之类比成Cash App或Venmo如此的公司,他们在底层使用ACH和Swift等协议,以达成用户资金的流转。

这一垂直范围最早出现的项目之一是Zap。Zap 计划借助 LN 进行平时USD付款的结算,比如企业付款或个人现金转账。把 LN 作为结算层来用,其好处是即时结算和成本低廉,这大概取代传统支付途径,后者按资金规模收费,最高可能收取15%。譬如 Zap 推出的Strike商品就达成了这一目的,用户或企业根本不需要用BTC。这一方法也解决了BTC难以在支付系统中使用的主要障碍,譬如价格波动性,与BTC支付方面不太友好的税法政策等。

可互操作的BTC侧链

一度,不少加密范围资金投入者相信,不论隐私还是可编程性,所有功能都将在BTC之上构建为某个层级。因此 Liquid 和 RSK 侧链听上去是很好的资金投入标的。不过,最近这种看法已发生改变。对于考虑将可编程性加入BTC的资金投入者而言,在BTC和ETH或者其它智能合约平台之间构建桥接的团队,已被证明是更好的资金投入目的。仅需看看T比特币最近的崛起就知晓了。The Keep/T比特币 团队几周前宣布募集到770 万USD筹资,以加快项目进步。

T比特币 不是什么特例。事实上,几乎所有新兴的智能合约平台都在考虑,怎么样构建一个通向该平台的BTC侧链 / 桥接。在 cosplaymos 生态系统中,Nomic 比特币 Sidechain是一个值得看重的项目。该项目借助 Tendermint 技术栈以推行了一个BTC侧链。一旦 Inter-Blockchain 协议生效,Nomic 比特币即可以与其它 Tendermint 资产达成互操作。与此类似, Tezos 的粉也开始启动tz比特币项目,即在 Tezos 区块链中铸造 比特币 代币。

总而言之,过去两年,在BTC链下扩容范围,大家见证了不少实验和项目建设。LN 范围的资金投入,特别是 LN基础设施和用户服务的资金投入,一直在显著增长,而且非常可能在将来几年继续增长。

另一方面,在BTC上构建的侧链项目则步履蹒跚,难以得到足够的关注,也吸引不到太多开发者的想象力。关于侧链的叙事大多已转向互操作性。这里的逻辑是,「假如我已桥接到相同的功能性,而且愈加鲁棒、流动性更大,做什么还要重复建设呢」。

要知晓,大家仍处于行业的早期阶段,上文所写的不少内容在将来几年可能或多半会发生变化。不过大家也相信,今天所追踪的不少发展势头,将来将成为新一代金融系统的支柱。

流通中的 Liquid 比特币 ,出处:

Blockstream 现在列出了44 家实体,作为 Liquid 的成员,其中一些比较知名的企业都是最近才加入的。Liquid 现在在BTC用户中没太大的吸引力。据 Liquid 区块浏览器显示,大多数侧链区块都是空的,或者仅有个位数的几笔买卖。尽管 Liquid 的主要重心已经转向代币化证券,但 Liquid 上的代币化资产的流通市值还极小。Tether现在是 Liquid 上发行量最大的证券,其市值仅为 1650 万USD。Liquid 将重心转向资产(代币)发行的举措并未在BTC社区获得太多响应,很多人觉得,这一进步方向是试图复制ETH的 ERC-20 模式。这样低的使用率应该不是其资金投入者所期望看到的,毕竟,Blockstream 的 A 轮筹资募集了5500 万USD。

编译:Perry Wang

2017 年,数字货币牛市引发买卖量剧增,这让BTC和ETH互联网不堪重负。两个互联网都受困于拥堵、买卖延迟和成本高企等难点。为应付这部分问题,大家提出了多个扩容策略,或者将目光第三投向链下和Layer 2的推行。

企业家、研究者和资金投入者大多觉得,Layer 2(L2)策略的缺点不多:仅需对共识层进行微调,也可防止底层协议的中心化。与此同时,这部分策略的优点好像还不少。这部分策略包括BTC的闪电互联网(Lightning Network)、ETH的Raiden,后者或可称为真的的 L2 策略,还有像BTC的RSK和ETH的Plasma Chains如此的侧链策略。

2018 到 2019 年间,围绕 L2 开发有不少积极的动作。

BTC方面,闪电互联网(LN)2018 年 3 月主网启动。ETH方面,多个 L2 变体,包括状况通道,比如SpankChain、Plasma/Plasma Cash和Loom Network也纷纷上线。

不过,随着 2018-2019 年持续的熊市,链上活动出现显著下滑。不需要深究,缘由非常明显:伴随这部分互联网中的投机活动销声匿迹,对扩容策略的市场需要也就愈加弱。而随着 2019 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市场行情的渐渐好转,大家发现 L2 策略开始得到更多关注——一方面是预期新的牛市会带来互联网拥堵,另一方面则是期望给底层协议增加隐私保护等更多功能。

大家将写作系列文章,审视目前链下互联网未来发展趋势,并评估其可资金投入性。大家还会考察过去两年链下策略的普及和用状况。共分两篇,这是第一篇。第一篇主要关注BTC的生态系统,第二篇将察看ETH的链下趋势。

Lightning Network、 Liquid Sidchain 和 RSK 的容量对比

闪电互联网(LN)是到现在为止非常重要、讨论也最多的链下扩容策略。自2015年 LN 白皮书发布以来,这一项目一直让人们热烈探讨和辩论。自启动以来,LN 在通道数目、互联网容量(capacity)和用例等方面的增长都被人印象深刻。然而,企业家和资金投入者仍在考虑,在 LN 生态系统中到底哪种商机最有价值。他们探索的方向包括:构建流动性枢纽以收取路由费,在 LN 上提供集成和用户服务,用 LN 达成的支付途径,与资金投入于 LN 基础设施。

LN 用户服务

LN 生态系统的第二种资金投入类,也会是最多的类,是用户服务方面的资金投入。这个范围的范围非常宽泛,包括与顾客直接互动的所有服务。大家可以将这一范围分成三大主要板块:

在 LN 服务的第一类中,最早出现的就是「微支付服务」,这其实也是 LN 刚开始讲的那个故事。出版平台Y’alls和数字货币礼品卡提供商Bitrefill是 LN 互联网中最早提供这种服务的企业。

伴随 LN 的壮大,便捷接入 LN 的工具愈加多,包括支持闪电互联网的钱包,比如Zap、Eclair和BLW。Bitrefill 也开始提供服务,向用户开放通道,譬如 Thor 通道。这部分商品让 LN 生态愈加成熟,进一步促成了聚焦于金融的 LN 用户服务的兴起,比如企业服务 / BTC返现服务(Fold),与基于 LN 的BTC「上车」服务(Rier Financial 和现在已暂停的 Sparkswap),与集成 LN 的交易平台(Bitfinex,LN markets)。

LN 用户服务板块是 LN 范围中资金投入最集中的垂直范围,这主要有两个缘由。

比如,Fold主要提供以BTC为主的返现(cashback)服务,但它走出了常规的加密社区,瞄准范围更广大的主流人群。于是,LN 就被当做一个客户体验更好的工具来用,以出货BTC奖励。凭着这一市场方向,Fold 在去年 9 月筹资 250 万USD。与此类似,Bitrefill也由于用了 LN 来扩展BTC企业服务,而在 VC 筹资中成功募集到接近 200 万USD。尽管这是基于 LN 的用户服务常见让人兴奋的地方,但这条路并不是一帆风顺。有的企业,比如Sparkswap,尽管曾成功获得 VC 筹资,但之后却发现,其业务过于超前。在创业范围,过于超前也是一种错误。

RSK

RSK 的终极愿景是在BTC上复制ETH。为达成这一目的, RSK 推行了一条与BTC双向锚定的侧链,并用了ETH智能合约的一个分支,以达成所锚定的BTC资产的可编程性,这被叫做 RSK Smart 比特币。与 Liquid 类似, RSK 用一个网盟(Federation)来确保双向锚定, RSK Federation 的成员名单没公开,只能通过公钥来辨别。与 Liquid 类似, RSK 侧链也在力争获得更大规模的使用。尽管 RSK 自 2018 年 12 月以来一直维持活跃,但该侧链也只吸引到约160 个BTC。在 2019 年,该侧链的互联网平均仅有 50 个BTC。

有一个网盟(Federation)来确保BTC与 RSK 之间的双向锚定

当现在为止,RSK 的表现低于资金投入人的期望值。据 Crunchbase 的数据显示,RSK 项目背后的企业——RSK Labs募集到730 万USD的风险资金投入。除此之外, RIF Labs 在代币私募阶段还筹集到 2.2 万个BTC。RIF Labs 与 RSK Labs 已合并,创建了IOV Labs。更糟糕的是,目前在BTC与各智能合约区块链之间构建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的项目愈加多,这意味着 RSK 的角逐对手日益增多。

在 LN 中提供流动性

因为 LN 的目的是创建一个支付互联网,特别是为微支付服务,所以,最易想到的创业机会就是构建一个与支付有关的业务:提供拥有几百个通道的多个 LN 节点,为付款提供路由,赚手续费。刚开始大家以为,这种服务能产生足够的收入,以覆盖运营本钱,产生无风险的价值。

这种看法的反对者非常快指出了其中的技术风险和 LN 内在的资本低效,即只有在成本高或买卖量大的状况下,才能达成所谓的无风险收益。过去两年的实践表明,怀疑者到现在为止被证明是正确的。当下,仅靠收取 LN 路由费,是不可能构建一个可盈利的业务的。

从理论上讲,在 LN 上运行节点和为付款提供路由,应该只不过一个更大的可盈利业务的一部分,这一点与运行BTC全节点类似。像LNBIG如此的团队,即 LN 中最大的流动性提供者的运营方,正是寄期望于这一思路。LNBIG 现在运营着 25 个公共节点,控制了 LN 总容量的大约50%。

LNBIG 的匿名开创者在同意 The Block 采访时说, 迄今为止,LNBIG 的这笔资金投入可能是亏钱的,但他们押注于 LN 的将来普及率。

2018 年为 LN 提供流动性的年化ROI,出处:BitMEX Research

关于在 LN 中提供流动性的经济机制,假如你对更严谨的数据有兴趣,可以看一下BitMEX Research于 2019 年 3 月发表的详尽剖析,报告基于他们我们的 LN 成本的体验。该报告的主要结论是,在 LN 上线的第一年,在最佳条件下,比如通道费率方面,来自路由费的年化ROI大约仅为1%,并且,该回报还没有包括开通途径所需的链上成本。

LN 基础设施

在加密范围中,用风险资本资金投入于加密基础设施,比如购买那些开发协议的企业的股权,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不过,这方面的用例其实是很明确的。以 LN 而言,这意味着资金投入于建设和推进LN 协议的团队。这一垂直范围主要有三家初创企业,分别是Lightning Labs、ACINQ和Blockstream。因为 LN 的重要部分已经构建出来,这部分企业致力于改变用户和开发者用 LN 的体验。比如, Lightning Labs 开发了Loop和Faraday等工具,以帮节点运营者便捷的管理他们的通道。与此类似,ACINQ 正在开发类似 Stripe 的API 工具,使企业可以轻松集成 LN。

谈到ROI时,事情就有点复杂了。对那些聚焦于加密范围的风险资金投入基金而言,为 LN 开发者提供服务,是不是足够打造盈利和可持续的业务,这一点并不了解。有的人觉得,基础设施项目并不可以直接盈利,他们其实是在为以下两者烧钱:

不论争议怎么样,过去几个月,怀疑论并未妨碍 Lightning Labs 或 ACINQ 募集到很好的 A 轮筹资。Lightning Labs 在 2 月初募集了1000 万USD的筹资,企业的总筹资额也达到了1250 万USD。与此类似, ACINQ 去年 10 月完成了800 万USD的 A 轮筹资。

LN 刚开始聚焦于支持微支付,且不需要任何需信赖的中间人。这一焦点排除去很多让人激动、为人渴求的功能,譬如BTC大规模买卖的迅速结算、保密买卖与BTC买卖的可编程性等。反过来,这为其他的链下扩容策略,即所谓的侧链,创造了机会。侧链也为BTC生态提供了很多激动人心的资金投入机会。Liquid

Blockstream在 2018 年末引介了 Liquid ,旨在解决BTC买卖的保密性问题。Liquid 在 2019 年缓慢成长,在其侧链中锁定了不到 100 个BTC。不过,自今年 1 月以来,该侧链每一个月都会有好几百个BTC的持续流入,在 4 月中旬突破了1600 个BTC的容量,也就超越了 LN 的容量。

撰文:Mohamed Fouda,数字货币研究者及资金投入者,TokenDaily 研究团队成员,美国西北大学博士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