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比特币价格行情交易交流平台!

今日推荐 | 姚前:新冠疫情与数字USD

更新时间:2021-07-09 13:51点击:

作者:姚前(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

新冠疫情是目前全球面临的一同大考,各国正动员所有资源全力抗击疫情。疫情改变了大家生活的很多方面,很多正常时期好像不那样要紧的问题在疫情期间看上去十分突出,其中就包括实物现金存在的携带病毒风险。它们从现场收购后要么直接销毁,要么需要经消毒处置后才能投放给顾客。再加上社交隔离原故,社会“去现金化”可能将进一步加速。现金数字化的必要性再一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业内人士注意到,近期美国推出2万亿元经济刺激法案时,其初稿曾包含数字USD(Digital Dollar)的构想。虽然最后稿将该内容做了删除,但没有妨碍大家从中洞察美国的数字USD策略意图。

为应付此次紧急的新冠肺炎疫情,3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了2.2万亿USD刺激计划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救市计划。依据该法案,年收入低于7.5万USD的成人将收到1200USD支票,每一个小孩将收到500USD支票,以刺激家庭开支。让人玩味的是,法案的初稿曾提出一个大胆的设计:通过数字USD钱包向有关家庭直接发放现金补助。但该设计最后未被采纳,不然它势必成为货币史上大书特书的事件。

法案初稿对数字USD进行了两种概念:一是以USD价值表示的余额,包括在数字分布式账本上的价值,其作为负债记录在任何联邦储备银行竞价推广账户上;二是一种电子价值单位,可由美联储系统理事会决定的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赎回。法案将数字USD钱包概念为美国联邦储备银行运营的数字钱包或竞价推广账户,它表示个人持有些一种电子设施或服务,用于存储可能与数字或物理身份有关的数字USD。可见法案沿用了一般概念,将数字USD分为了基于价值和基于竞价推广账户两类。

第一种概念饶有意味,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指出数字USD作为负债记录在任何联邦储备银行的会计竞价推广账户,亦即数字USD是美联储的信用,不是商业银行的信用。目前所谓的“全额筹备金模式”或者“合成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模式”(synthetic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sCBDC),均是基于商业银行信用的“准央行数字虚拟货币”,而非真的基于央行信用的“正宗”央行数字虚拟货币。二是着重强调了数字USD包括在数字分布式账本上的价值。从法案初稿来看,数字USD对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持开放态度。

依据法案初稿的设计,美联储将向社会公众直接提供服务。法案提出,所有联邦储备银行应向美国的所有公民和合法永久居住者与主要营业地址坐落于美国的商业实体提供数字USD钱包。对于未设联邦储备银行分支机构的区域,服务此类区域的联邦储备银行应与当地的美国邮政服务分支机构合作,以确保该区域亦能获得数字USD钱包的申请服务和竞价推广账户服务。数字USD钱包服务包括借记卡服务、在线竞价推广账户访问、自动付款和手机银行服务、顾客服务与美联储理事会确定的其他服务。

这等于美联储直接向实体部门开放资产负债表。法案需要,美联储理事会应打造相应的隐私保护规则,并需要对数字USD计息,规定以高于存款筹备金利率和超额筹备金利率中较高者的利率向合格个人支付利息。

各界历来对中央银行是不是对公众开放资产负债表存有争议,一方面担忧中央银行会平添服务重压,另一方面担忧“狭义银行”影响。但此次法案好像没如此的顾虑,数字USD不只面向公众,而且计息。可能是什么原因,该设计策略试图借用美国邮政服务机构来减轻美联储面临的服务重压,另外在目前货币量化宽松的环境下银行资金充裕,“狭义银行”影响估计不大。从理论上来讲,可以采取四种手段来防止“狭义银行”影响。一是中央银行可以参照实物现金管理条例对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推行“均一化”管理,以此管控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大额持有,实质上这是管控大额取现。二是中央银行对银行存款向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每天转账施加限额,不支付高于规定限额的余额的利息,减少大额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吸引力。三是商业银行引入大额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提款公告期限,对可能接近现金存储本钱的异常大额余额征收成本。四是商业银行提升银行存款吸引力,譬如提升利息或改进服务。

在数字USD钱包的基础上,法案初稿还提出一个“传递(pass-through)数字USD钱包”的定义,这是除美联储直接运营以外的第二种数字USD运营方法。“传递数字USD钱包”是指由会员银行加盟运营的数字钱包或竞价推广账户。法案规定,会员银行应为所有选择将补助资金存入“传递数字USD钱包”的个人,打造和维护“传递数字USD钱包”为此,每一个会员银行均应打造并运营一个单独的法人实体,专门用于持有与“传递数字USD钱包”有关的资产和负债,但这部分资产和负债均不能视为会员银行或其分支机构的资产或负债。法案还规定,“传递数字USD钱包”提供的功能和服务水平应高于会员银行为其现有买卖竞价推广账户提供的功能和服务水平,这就为数字USD的转账、付款、兑换提供了保障。法案还对会员银行提出义务,譬如不能基于营利目的而对其进行结清或设限;应为持有人提供合理保护,预防由欺诈或安全漏洞导致的损失。

美联储的会员银行分两种:一种是全国性银行,需要强制入会;另一种是州内银行,可以自愿入会。这部分规定实质上将美国商业银行强制变成了数字USD钱包的运营机构,不过本钱由美联储承担。法案初稿规定,各联邦银行在每一个日历季度应向合并资产总额低于100亿USD的会员银行支付该行因提供“传递数字USD钱包”所产生的适当的实质运营本钱。

上述设计与笔者早在2017年提出的“商业银行传统竞价推广账户体系+数字虚拟货币钱包属性”的思路异曲同工。基于这一思路,商业银行既可以管理现有电子货币,也可以管理数字虚拟货币。电子货币与数字虚拟货币在管理上有很多共性,如账号用、身份认证、资金转移等,但也存在明显差异。数字虚拟货币管理应符合中央银行有关钱包设计标准,类似保管箱的定义,银行将依据与顾客的约定(如需要有顾客和银行两把钥匙才能打开等约定)来管理保管箱。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虚拟货币是顾客的资产,是中央银行的负债。

依据“传递数字USD钱包”模式的规定,合格个人有权获得会员银行在任何联邦储备银行持有些筹备金余额的比率份额,并需要会员银行以高于存款筹备金利率和超额筹备金利率中较高者的利率支付利息。但法案初稿没详细讲解“传递数字USD钱包”模式下数字USD怎么样在会员银行与合格个人之间“传递”

从语义上判断,在“数字USD钱包”模式中,合格个人持有些数字USD直接体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可以称之为“直接持有模式”;对于“传递数字USD钱包”模式,由美国财政部发放给合格个人的数字USD体目前会员银行运营的数字钱包中,没直接体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而是统一由会员银行名义持有,但权益归合格个人享有。在这过程中,会员银行资产负债表中性,不受影响。

这与笔者曾提出的基于自底向上的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简化版达成策略很类似。具体思路是:第一,业务由底层顾客发起,顾客将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推广托管至加盟运营机构(在数字USD情形下表现为合格个人选择将补助资金存入会员银行运营的“传递数字USD钱包”);第二,加盟运营机构记录顾客推广托管的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明细账本,为每一个推广托管顾客单独打造明细账(即会员银行运营“传递数字USD钱包”,并提供有关服务);最后,加盟运营机构收到顾客推广托管的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后,以批量方法混同推广托管至中央银行(会员银行在美联储的筹备金余额增加,但归合格个人所有)。

此次美国的家庭直接刺激开支计划是有前置条件的。法案规定,从推行的当月的第一天起,每月向合格个人支付紧急刺激款项,直到以下情形发生时终止支付:一是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宣布COVID-19疫情紧急状况结束;二是全国失业率波动范围较策略颁布之日的全国失业率处于2个百分点之内;三是全国失业率的3个月平均值已连续两个月降低。除此之外,法案还按不同情形支付补助:向大部分美国成年人发放1200USD现金,向大部分儿童发放500USD。同时,发放金额应减去调整后个人总收入超越75000USD的部分的5%(但不能低于零)。

对于如此的条件触发支付,事实上可以使用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来达成。笔者曾结合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可编程特征,提出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发行的“前瞻条件触发”机制,其中就包括时点条件触发、流向主体条件触发、信贷利率条件触发和经济状况条件触发等货币生效设计。这部分思路同样可以应用于数字USD。

此次疫情发生后经济“停摆”给整个经济社会都导致巨大的影响,企业和家庭首当其冲。在重要时刻,美联储的救助需要直接面向实体部门。数字USD钱包充当“撒钱”的“直升机”,可谓是恰逢其时。为什么数字USD最后没在经济刺激计划中付诸推行,大家不能而知。可能是由于法案提出的需要过于仓促,联邦储备银行和商业银行的系统研发短期内难以承担重任。依据最新信息,一种可能的技术策略是数字USD将运行在ETH上。科技将扩展人类的能力,让世界变得愈加美好。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革新进步,因数字USD的偶露峥嵘和惊艳亮相,前景更堪期待。

官方微信公众号